“最后一步了…”十三狐姬凝声道。
螣饕‘嗯’了一声,神情专注。
所有的一代【城主】,都屏住了呼吸,紧张的望着石蝎王的身影。
轰!
只见它一步踏出,霎那间,苍穹上风起云涌,浓如黑墨的‘大道’呈现出来,尽管山脚下的众人看不见这条大道的属性,但却能感受到,其中蕴含的煌煌天威。
已经是不朽巅峰的石蝎王,当场就被震退了好几百米远,勉强稳住身形后,惊恐的望着那团黑雾,不断的吞咽着口水,‘蝎身’更是绷得笔直。
“那…是什么大道?”‘狴犴’瞪大了眼睛,茫然的呢喃道。“没见过。”站在它身旁的一代【城主】,摇了摇头,神情也有些恍惚的呓语,道:“看‘祂’的气息不弱,应该不是寻常的诡道,最起码,也是荒道中排名靠前的存
在,只不过名气应该不彰显,属于那种强而罕见的大道,就是不清楚,【蝎王】的这个后裔能不能认出了,我倒是很期待,它能帮忙掂量一下,悟道山的威力,还剩
下几分。”
在场的一代【城主】,都默契的笑了笑。
等待着…
就连【蝎王】,也差不多是这心思,摆动着蜇刺,皮笑肉不笑的看向石蝎王,完全没有‘血熊族’的那种亲情可言。
很凉薄。
就跟之前的噬鬼蝠近乎一样,管你什么儿子、孙子还是后裔,只要自己没事,那就诸事大吉。
其根本原因,或许也是因为‘蝎’族的繁衍不慢,只要它们愿意,一年就可以诞生好几窝。
地盘不够大,还得计划生育,自然少了几分亲情味。
不少的一代【城主】都在默数着。
三十息时间,转瞬即逝。
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的石蝎王,依旧僵直着身体,似乎没能辨认出这条大道,脸色也逐渐变得铁青起来。
绷紧了蜇刺,斗大的汗珠从脸颊上不断滴落。
看到时间临近,它也顾不得其它,只能咬着牙蒙头胡乱的猜,道:“【寂…灭大道。】
轰隆!
‘悟道山’仿佛有灵。
那团黑雾,对着石蝎王就袭杀了过去。
看到这一幕,它的脸色也狂变起来,眼中戾气暴涨的低吼,道:“玛德,跟你拼了。”
“沙暴!”
嗡、嗡…
只见它摆动起蜇刺。
漫天的黄沙,瞬间席卷出来。
吹得人睁不开眼。
瞬息间,就将大半座‘悟道山’都笼罩在了其中,发出“哗”、‘哗’…的声响,泥土翻飞,一条宽阔无比的【黄沙】大道,直接涌进了它的蜇刺。
就像是覆盖上一层沙甲,对着那团黑雾就迎了上去。
孤注一掷,想用蛮力将其震散。
只不过,它还是低估了这团黑雾的威力。没等蜇刺靠近,看似飘散的黑雾,竟然瞬间凝聚成了一座‘古鼎’的模样,袭卷着煌煌天威,‘砰’的一声就砸在了它的蜇刺上,覆盖着的沙甲,也开始层层剥落起来

甚至连蜇刺,也被生生砸断了三分之一。
掉在地上后,直接就被古鼎吸扯了进去。
只是一回合,就遭受了重创的石蝎王,眼神也变得惊惧起来,强忍着剧疼,抽身就往后面疾退了数百米远。
毕竟是不朽巅峰的强者,经历过的危险、杀戮不计其数,战斗经验,也是非比寻常。
看到这团黑雾铁了心要灭杀自己,它也不敢再留手,张口就将一件【伪帝器】品质的青铜古宝吐了出来。
还没等山下的众人看清楚是什么玩意,只见它祭起这件青铜古宝,去势如虹,‘嗡…’的一声就钻进了黑雾之中。随即眼神怨毒的低沉,道:“管你曾经是什么大道,现在不过是一丝残识,也敢对我穷追不舍,哼!本城主今天倒要看一看,【伪帝器】自爆的威力,你又能不能
抵挡住。”
“山月勾镰,爆…”‘石蝎王’嘶吼了一声,双眼通红。
磅礴的‘兽元’,疯狂涌入到其中。
火光四射。
砰!
只听见一声震天巨响,【伪帝器】,爆了,整座悟道山都跟着晃动起来,席卷出来的力量,更是当场就将那团黑雾震成了粉碎。
激荡不断。
就连石蝎王自己,也被硬生生的掀飞出去了数千米远。
覆盖在身上的沙甲,更是半点不剩,好多地方都被炸出了一道道殷红的口子,还有右边的钳子,也断成了两半截,惨不忍睹。
“成…功了?”看到‘黑雾’彻底溃散,石蝎王脸上先是一僵,随即就狂喜起来,忍着剧疼,疯狂的往山顶窜过去。
直到走出了‘道识’笼罩的范围,也没有碰见其它的大道考验,这才一屁股瘫在地上,大口的喘起了粗气。
脸上也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,它做梦都没想到,传闻中不可匹敌的‘道识’,竟然被一件【伪帝器】直接炸散了,让它顺利的通过了‘悟道山’的考验。
心里也不仅感叹,这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啊!
当然了,要是让它知道,那个还没被埋进坟里的老祖,跟其它的一代【城主】一样,都在等着看它热闹的话,估计就不会觉得是祖坟冒烟了……
尽管这次损失了一件【伪帝器】,可当它看到不远处的【兽殿】后,肉疼的心,瞬间就被无尽的喜悦代替了,随即抓起一把不知名的丹药,就开始往嘴里塞。
要不是伤势太重,再加上顾忌不知道躲在哪的洛轻訫,以它的贪婪性格,就算【兽殿】中真的有刀山火海,它恐怕早就不顾一切的扑过去了。
而山下,看到石蝎王这厮,竟然凭借一件【伪帝器】,就生生闯过了最后一关的时候,所有的一代【城主】都沸腾了。
【伪帝器】而已,又不是【缔结玉】那种大帝炼制之物。
它们这些一代的【城主】,谁身上还没两件?
既然难关可过,有几个脾气比较急躁的一代【城主】,纵身一跃就闯了上去,生怕比别人慢就会吃亏一样。
就在它们的脚,刚踏进‘道识’笼罩的范围时。
【兽殿】内,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。
直接溢散了出来………